{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噩耗的降临

噩耗的降临 寂静的卧房里,传出一阵带有不能压抑兴奋男人热切的求爱声。  「不行啊……今天……」  女人回答的声音里带着令人难以忍受妖艳的韵味。  虽然是拒绝了,但可以听得出来并没有那么强烈。  胀热挺立的禸棒紧贴着美和成熟的腰肢,伸一再次在女人的耳边热切低语鼓动着,「你瞧……知道了吧……它想..

妈妈被偷奸

妈妈被偷奸 第一次認識小武是在高中的時候,我們是同班。  開始我跟小武並沒什麼交情,我喜歡看書,各種各樣的書,小武喜歡足球。每天晚自修的時候,當我津津有味的偷偷看著小說的候,總能聽到他在跟別人小聲的爭論誰誰誰的腳下功夫細膩,誰誰誰的射門刁鉆,還有隊形,戰術什麼的。  只是沒想到的是,不久我就..

榨乳酷刑

榨乳酷刑 「哎哟,啊,嗯~ 」在淫奴乳液公司的简陋土牢窝中,一个金色长发相貌绝美的赤裸女人正在皱着黛眉凄苦的出男女交欢时的呻吟和浪叫。  金发女人趴在美颈和双手被禁锢的铁架里,铁架的边缘有一个生锈的铁牌,上面写着:乳奴28号。而金发乳奴的背后,另一个有着硕大乳房的女人正像男人一般前后挺着健美..